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在钓鱼岛问题上必须尊重历史事实

2018-10-30 12:23:01

在钓鱼岛问题上必须尊重历史事实

中国历史文献中有关钓鱼岛的记载

据史料显示,钓鱼台、黄尾屿、赤尾是1372年由出使琉球的明朝使者杨载发现的。1403年出版的《顺风相送》航海图中曾提及“钓鱼屿”的地名,该史料现藏于英国牛津大学鲍德林图书馆。而1534年明朝琉球册封使陈侃所着《使琉球录》的记录更为详尽。这里所说的琉球就是现在日本的冲绳县加上鹿儿岛县西端部分岛屿的范围。在1879年以前,本是一个独立的王国,自明初以来的五百年间,一直受封于明清朝廷。

钓鱼岛、黄尾屿及赤尾屿恰好位于中国册封使船经驶的航道上,在当时称之为“针路”。出使琉球国的航行,少不得以这些岛屿作为航标。据陈侃《使琉球录》记载,琉球册封使一行于1534年5月5日祭海登舟启航,

至八日,出海口,一望汪洋矣。顺风而微,波涛亦不汹涌;舟不动而移,与夷舟相为先后。……九日,隐隐见一小山,乃小琉球也。十日,南风甚迅,舟行如飞,然顺流而下,亦不甚动。过平嘉山,过钓鱼屿,过黄毛屿,过赤屿,目不暇接,一昼夜兼三日之程;夷舟帆小,不能及,相失在后。十一日夕,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鼓舞于舟,喜达于家。

从这段文字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无论是明朝使臣陈侃,还是同舟的琉球人,都是以“古米山”作为抵达琉球的标志的。使船自中国福州启程,经过数岛“针路”,日夜兼程,直奔琉球,故有“过”之疾;而一见到“古米山”,琉球人雀跃是因为舟船已进入琉球海域,故有“达”之喜。因此,先前所过四岛明显不属于琉球。

然而,陈侃一行的册封使船当晚并没有能够在古米山停泊。由于海风骤变,使得船难以靠岸,船上诸人又不听掌舵人言,以致使船漂离失所。5月16日晨起,虽已风平浪静,但四望惟水杳无所见,全船人甚是忧虑。于是,陈侃令人爬上桅杆察看,那人说远处有一山巅微露。陈侃便问琉球人,琉球人答曰:“此热壁山也。亦本国所属,但过本国三百里,至此可以无忧。若更从而东,即日本矣。”这里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亦本国所属”和“若更从而东,即日本矣”两点。点,琉球人是对照11日见到的“乃属琉球”的古米山而言,故用“亦”字。第二点,热壁山是琉球国与日本国的界山,过了热壁山往东便是日本国。关于第二点,陈侃在“为出使海外事”的题奏中还特别作了说明:“漂过琉球国交界地方,名曰热壁山。”

从陈侃记录的文脉中可以看出,在作者的意识中,十分明确地将包括赤尾屿在内的海域视为大明属地。

我们再来看看清朝使臣的记录。1722年,副使徐葆光在其着书《中山传信录》“针路”一节当中这样写道:“琉球在海中,本与浙闽地势东西相值”。接着,徐葆光又引用了琉球国大学者程顺则所着《指南广义》的“针路条记”:

福州往琉球,由闽安镇出五虎门,东沙外开洋,用单(或作乙)辰针十更,取鸡笼头(见山,即从山北边过船。以下诸山皆同),花瓶屿、彭佳山;用乙卯并单卯针十更,取钓鱼台;用单卯针四更,取黄尾屿;用甲寅(或作卯)针十(或作一)更,取赤尾屿;用乙卯针六更,取姑米山(琉球西南方界上镇山);用单卯针取马齿,甲卯及甲寅针收入琉球那霸港(福州五虎门至琉球姑米山,共四十更船)。琉球归福州,由那霸港用申针放洋,辛酉针一更半,见姑米山并姑巴甚麻山;辛酉针四更,辛戌针十二更,干戌针四更,单申针五更,辛酉针十六更,见南杞山(属浙江温州);坤未针三更,取台山;丁未针三更,取麻山(一名霜山);单申针三更,收入福州定海所,进闽安镇(琉球姑米山至福州定海所,共五十更船)。

括号里的内容都是徐葆光加的注。这里特别要提出的是其中的两处。一是注明了姑米山为琉球西南界上的镇山,这就清楚地说明,中国和琉球的分界是在赤尾屿和姑米山之间。二是注明了归路上的南杞山属浙江温州,也就是说见南杞山就等于进入了中国海域。

日本历史文献有关钓鱼岛的记载

徐葆光出使琉球时,当时的琉球国王尚敬出示琉球地图命下臣程顺则为图径丈,略定东西南北方位,注明三十六岛土名,并请徐葆光为之审定。是故,徐葆光知“琉球属岛三十六,水程南北三千里,东西六百里,远近环列”。

更重要的是,当时制作的琉球国地图不仅注明了陈侃《使琉球录》中提到的“乃属琉球”的姑米山为琉球国西南方界之镇山,而且还明确了奇界岛为琉球国东北远之界,八重山为琉球国极西南属界。可见,在当时琉球王国的属地只包括以土名命名的三十六岛,从来都不包括用汉语称呼的钓鱼台、黄尾屿和赤尾屿。

1719年,日本琉球学研究的先驱新井白石在其着作《南岛志》的“地理”部分中,以大岛为琉球国北界,鬼界岛为琉球东北极界,波照间岛为琉球南界,与那国岛为琉球西界。而1878年日本出版的《冲绳志》卷一的“地理志”中也写到,琉球诸岛,西与福建泉州相对,西南与台湾岛相接,东西与太平洋相连,大小三十七岛(包括冲绳本岛),冲绳为其首府。同时也注明波照间岛为琉球南界,与那国岛为琉球西南界。

以上史料表明,琉球的属地从来就不包括钓鱼岛、黄尾屿和赤尾屿。而1785年日本出版的着名兰学者林小平所着《三国通览图说》更确切标明这些岛屿属于中国。此书共有五张制作精细的地图,与现代制图法一样以颜色划分区域。琉球国及其属地皆用橙黄色,邻接琉球的日本部分用淡墨绿色,而邻接琉球的中国部分则是用粉红色来表示。以色区分,那个岛属于那一国或那一地区,泾渭分明一目了然。

在书中琉球国地图上标明了中国册封使船赴琉球国时的往返航线针路,即航线。处于使船前往琉球针路上的岛屿一共有五个岛,依次为:花瓶山、彭佳山、钓鱼台、黄尾山及赤尾山,处于回程针路上的岛屿也是五个岛,依次为:南杞山、凤尾山、鱼山、台山及里麻山。这些岛屿的颜色与中国福建、浙江部分一样,同为粉红色;而姑米山则与琉球国的部分一样,为橙黄色。从这张地图上也可看出,南杞山是回程路上进入中国属地后的个岛屿,这与徐葆光《中山传信录》中“南杞山属中国浙江温州”的见解相符。反过来也证实了同为粉红色的赤尾山是去程路上一个属于中国的岛屿。

【: 卫淇】

【: 卫淇】

黄金麻荔枝面
三门牌坊
防裂贴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