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灵武帝尊 正文 天才时代_第四百七十四章 赏花会的请柬

时间:2020-02-15 20:24: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灵武帝尊 正文 天才时代_第四百七十四章 赏花会的请柬

皇城演武场一战,让更多的人记住了那个叫无尘的男人。

无尘得罪的那些势力也不禁思量,接下来,到底是求和还是彻底将其毁灭?

此子有仇必报,杀人更是毫不犹豫,虽说这次那离恨天和钟离昧都没死,不过他们活着,恐怕还更加痛苦。

离恨天修为恐怕将会止步不前,而钟离昧,名誉扫地,圣院天榜人败给了无尘,没有什么比这更丢脸的。

而且,就如同之前所传闻的那般,这场战斗不仅仅是关乎个人,乃是圣院和星痕之间的事情。

对于圣院来说,这次的战败,便是奇耻大辱。

圣院内部!

五大副院长端坐一堂,其余各大强者导师负责人也席位而坐。

未曾出席的圣院负责人,在得知败北的事情之后,无不是惊叹和震惊。

"砰!"

一名圣院主战派的导师一拍桌子:"当年,我就说不用对星痕客气,直接碾压过去,只要夺了修炼塔,一切都尘埃落定,你们却不信。从一年前开始,这个男人的出现,彻底的改变了眼前的局面!"

"我提议,将此子彻底抹杀!"

人群都皱着眉头,谁也没有说话。

"唉,这件事情岂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星痕,毕竟存在已经上千年,道不孤、楚南公、云霄这些人都还在,我圣院想要将其拿下,还不是时机。"

逍遥子一声叹息,对于此次圣院的败北,没人心里会好受。

"哼,还不是时机?"

"星痕走向没落之时,我们早就应该动手,一拖再拖,他星痕有道不孤、楚南公、云霄,我圣院难道就没有能与之对立之人吗?不但有,而且更多!"

"就因为我们的优柔寡断,所以才会出现眼下的局面,不信的话,大家等着明年看,到时候两大学院招生,说不定会是我圣院噩梦的开始。"

圣院一开始的目的,便是将所有人才笼络到他们这边,星痕自然不攻自破。

可去年开始,因为辰天的出现,格局开始发生改变,如今,原本已经没落的星痕却因为此人再次声名大噪。

现在,整个皇城都知道,星痕在崛起!

一个个星痕幕后的传奇人物开始走向前台,这已经表明了星痕不甘寂寞的内心。

"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我们聚在这里,可不是来吵架的!"

太白子叱喝一声,这一次离恨天和钟离昧的战败,对圣院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要知道,他们都是圣院青年一代中强的存在。

"关于无尘此子,大家说,怎么办吧?"

"杀!"

"此子必除!"

众人的想法几乎一致。

"唉,偏偏,天枢子前辈,如此看中他。"太叔子和逍遥子都是一声叹息,这样的一个天才,竟没有在他们圣院。

"星痕得此人,对我圣院不利,不过,是人都有弱点,可以先想办法拉拢,若是不成,哪怕他天赋绝伦,也不能让他活着。"

一直未曾开口的某人提出了这样的意见,出奇的,得到了大家一致的同意。

而这场会议,从头到尾大太公没有说过一句话,眯着的眼睛露出笑意,没有人知道

,他心中的想法。

相比起圣院这边的阴霾,星痕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喜庆,星痕巨大的演武场,摆满了盛宴。

整个学院都在狂欢,直至天明和黑夜。

不过,酒饮狂欢,却依然有人心头不快,那便是萧九歌。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出现在宴会上面,不过瞑夜、禹墨、剑清风等学院天才的身影都在。

当然,除了萧九歌以外,还有一个家伙不在,那就是无尘。

实际上,两场战斗过后,无尘被带回去便是吐了血,狂欢虽然依旧,不过他却在辰家偏院静养。

此时,辰天仍然在调息自己的气息,使用地灵变之后,后遗症比想象中的还要霸道,毕竟人灵变就可以让他暂时失去力量,更别说地灵变了。

没有杀钟离昧,也是因为他体力早已经到了极限的缘故,若是那时候有人杀自己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辰天的周围,萦绕着一股温和的白色力量,那是再生武魂,也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辰天才会释放出自己的武魂。

而门外,一道绝美的身影守护,任何人都休想入内。

气息经过一日的调息,已经恢复了许多,不过一场大战之后,辰天发现自己的武魂力量竟然在无形中壮大,而灵力也急剧攀升,或许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便可以尝试突破双重王级三重。

自从进入王级之后,辰天对突破的事情也变得小心起来,毕竟,性命忧天。

"伶月姑娘,尘哥他还未恢复吗?"

门外,传来辰南的声音。

伶月刚想拒绝,这时候房门打开,无尘已经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辰南,我已经没事了,你怎么来了、"

"尘哥,我来了十几次了,那些人非要让我来叫你,这本就是为你准备的盛宴,你这主角不在,大家都不高兴。"

辰南脸色微红,应该是喝了不少酒的缘故。

辰天这才想起,学院可是要盛宴三天。

连辰南都这么说了,他也不是个冷漠之人,只不过因为灵武大陆世界的残酷,让辰天的性格磨练的更加坚韧罢了,实际上,他本人并不排斥这些活动的。

"伶月姐,一起来吗?"

"不了,我去找荭韵就行。"

"嗯。"

辰天并没有强求,毕竟,魅琳乃是上古生灵之物,性情冷漠,去了也没什么用。

来到学院的宴会场所,人群看到辰天的出现,立刻轰动了起来,若是之前大家对辰天还心存芥蒂的话。但此刻,他们却是欣赏的,毕竟,辰天一战圣院两大天才,并且完胜。

无论是实力还是他所言行的人格魅力,都让不少人所佩服,至于九公主的事情,嫉妒归嫉妒,但丝毫不影响男人之间的欣赏。

"无尘兄弟,来,这杯酒,我敬你,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们也算是朋友了。"禹墨是性情中人,这让辰天想起了禹无心那家伙。

"哈哈,禹墨兄何出此言,我们在修炼塔,便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无尘举过酒杯,笑道。

禹墨一愣,随后大笑起来:"哈哈,不错,都是朋友。"

"说道修炼塔,我们可是被无尘你坑的好惨!"五层修炼塔的天才们回忆起那时候的场景,个个心里都憋屈。

人群一听,忍不住问了起来。

这次,这些天才们倒是没隐瞒,把事情说了一遍。

本来呢,这是众人心中不愿提及的耻辱,但圣院、第三天才都败在了无尘手中,他们这点耻辱,那都不叫事,现在说起来,简直还有点得意洋洋的感觉。

众人一听,竟然还有这么一出,看向辰天的面孔那都是满脸的崇敬。

不愧是无尘!

竟然把上百学院天才耍猴一样戏弄。

众人举杯,气氛让辰天放松了不少,自从进入皇城之后,他便时刻紧绷着,毕竟他的身上背负了太多。

当然,这也是他次看到辰南众人的笑脸,可以想象的是,从今之后,辰家人在星痕的地位倒也不至于往常那样尴尬。

看到这里,辰天倒也放心了不少,至少,眼前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便是那个计划的事情了。

辰天想着,却在远处看到了一个身影。

瞑夜,暗夜的亡者,他孤伶的喝着酒,两人的眼神对视了一下,辰天举起杯瞬间来到了他的眼前:"一个人?"

"我还以为,你也是和萧九歌一样冷漠之人。"瞑夜看了一眼辰天,他显然没想到一个如此天才,竟能和星痕所有人打成一片,而且毫无架子可言。

"凡事不能看外表不是吗?"

"况且,自认为高人一等,便与他人生疏,这样做,只会让自己内心的世界越走越窄罢了。"辰天微微一笑,他的话,让瞑夜愣在了原地,凝视着辰天的目光。

"无尘,无尘在不在……”

两人刚刚交谈几句话,突然,人群中一人狂奔而来,嘴里还叫唤着无尘的名字,这不由的让众人一惊。

"什么事情,大呼小叫的!"

"急事,无尘兄弟在不在?"那星痕的学生手里面拿着一个东西,喘着粗气问道。

"学兄,我在,怎么了?"无尘在人群的簇拥下走了出来,也显得十分客气。

那人激动的看了一眼无尘,突然拿出一张皇贴龙纹花边的请柬。

当他拿出那个东西的瞬间,一旁的贵族王侯子弟的脸色在霎那间猛然一变。

"这是,赏花会的请柬……”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