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唔芣想做妳嘚玫瑰余姚泩活网a

时间:2019-10-13 01:13:3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这个故事是诺兰告诉我的。  诺兰是我的大学同学。她给我的印象是喜欢幻想,天马行空的那种

。当大家埋头托福和GRE的时候,诺兰还一次次去图书馆的小单间,花八块钱去看原版的《罗马假日》,被 大家斥为“无可救药的天真”。  毕业时,诺兰毅然决然去了深圳那片热土。用诺兰的话就是“我的梦想要在那里开花结果”。  我和诺兰因为是老乡又兼舍友的缘故,向来比他人贴心,在大学里,我相当享受和诺兰小桥流水式的聊天。我也以为,这种交流没有时空阻隔,即便她南我北,我们都不会改掉旧日习惯。旧日里,我们已经习惯了对方倾诉的嘴巴和倾听的耳朵。这是女人之间的友情。  可是诺兰去深圳之后,也不知何故,我直觉得诺兰的谈话有什么遮遮掩掩的。很多时候聊天,给我的感觉像是隔了雾气去看江上的一轮月,模糊得很。一来二去,虽然联系还照旧,可两人还是显出了几分生疏。  一晃也有几年了。  那晚她打来的时候,已是深夜。睡意朦胧里,我还是听到了那端不易觉察的哽咽声,她要给我讲一个发生在深圳的故事,是关于一个女孩的。  一个大学毕业的北方女孩,一意孤行去了深圳。只是因为她知道某一位知名作家居住在那个南方城市,她喜欢作家的文章,含羞草一样,她悄悄崇拜他已多年。  女孩在一家大公司的企划部工作,专业对口,自然做得顺手。因为部门初建,女孩又勤谨能干,颇得上司赏识,没到半年,女孩就已破例升为部门经理。同去深圳的朋友还在苦苦打拼,那个娇小柔弱的女孩已挣到了自己满意的薪水。  可是

,她始终没有忘记那个作家,一直在关注着他的消息。看到报上有他的,女孩就剪下来;看到他出了新书,女孩就巴巴地跑去买。那时女孩已经二十五岁了,却还像个青春期的孩子似的追星。可是,女孩说,那是一种幸福。  终于有一天,她按耐不住,给作家去了一封信。其实,那封信也没什么,顶多一个追星女孩的心语而已,她没指望回复。她写,只是了却自己一个梦

,想象中他的手指碰到她的笔迹,她也就满足了。给一分崇拜画一句号,之后,她有自己的生活。所以,信寄出就拉倒

,她也没刻意去等。  谁料想,作家竟然很快回了信。实在是出乎女孩的意料,她倒有些手足无措。他的字很儒雅,同作家本人很配。  来来往往了半年,两人在纸上很是相熟了。终于在一个春日的午后,作家约了她在一家咖啡厅见了面。看到年长他十五岁的作家,女孩有种放松的感觉,她甚至变得调皮起来,时不时还幽他一默。她无法说服自己恪守拘谨的本性。  他们发展到相爱。作家的右耳垂有一颗小米大的痣,正巧女孩左耳垂那儿也有那么一粒痣

,这个发现鼓励了女孩,如同笃信与七八十年一次的哈雷彗星邂逅是一场千年缘分一样,女孩固执地认为自己与作家有着三生石上的相约

,于是她心甘情愿做了中年作家的小情人。  女孩说,以前听过女大学生在火车上被拐卖的事,那时会嗤笑那些傻瓜的呆笨愚蠢,只是从未想到,那些女孩也许是幻想太丰富而已,往往在某些时候会身不由己。  女孩放弃了自己心爱的工作,投入作家的怀抱,她几乎整个人都被那种想象中的浪漫席卷了去。男人不希望她朝九晚五地忙碌,他说她是一朵花,娇嫩的不能再受风寒。所以,他在郊区为她买了一所房子,那是他俩的爱巢。  一个人到四十微微发福的男人,遇到一个青青年纪的女孩子,看她像猫一样缩在自己的臂弯,看她的痴迷和兴奋,那真是远比成名还具成就感的事。再说,女孩不吵不闹,不争什么名分,难得有自知之明。所以,隔三差五地,男人就借口笔会或者写稿,去女孩那里寻觅水一样的柔情己想象中的爱情谈了一次恋爱。  一切像做梦似的,女孩从那个玫瑰花房里走出来。两年恍若半生,那一天,女孩走在深圳的天空下,竟有些怀念北方的风沙。那怕迷了眼,粗剌剌的硌出泪来,也是真实。  诺兰讲的故事到尾声时,她的声音已趋于平稳,有点像从大河道拐出来的小支流,依旧潜存着力量,只是不再张扬。  她说,这是我,以前的我。  三天后,诺兰回到了北京。我去机场接她,她句话就是,“我想爬香山了。我们带着大包零食去野餐,好不好?”  兴致勃勃的劲头,近乎飞扬。 相关文章 其它功能 ● 我要投稿或推荐(预留功能) ● 余姚论坛情感版块 ● 余姚论坛文学版块

微店开通流程
水果微商城平台
如何弄微信小程序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