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千年地名任性改乡愁何处载

时间:2019-10-13 05:30: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千年地名“任性”改,乡愁何处载

  兰陵苍山反复换、襄阳襄樊来回改,借用旅游景点名、争打名人故里牌地名是记录历史文化的活化石,而近年来,一些地方出于各种各样的理由,造成千年古名朝令夕改,历史古城频遭易名。

  近日民政部有关负责人在全国地名文化建设研讨会上表示,要抓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慎重更名,地名要记得住乡愁。参会专家指出,重视地名文化就是重视国家与民族历史,任性改名改丢的不仅是乡愁,更是整个民族的记忆。

  有的千年地名朝令夕改

  不仅是客观符号,地名更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名片和精神生态所指。目前,我国约有千年古县800多个、古镇1000多个、古村落10万多个,百年以上地名不计其数。然而近些年,一些地方出于各种目的,频改地名,甚至有些貌似方便、洋气的新地名、怪地名出世,部分蕴含人文韵味、精神图腾的老地名被挤下了历史舞台。

  借名牌效应开发旅游。借中国国家森林公园之名,1994年湖南大庸市更名为张家界市。为靠向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笔下永恒宁静之地香格里拉,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甸县2002年更名为香格里拉县,2015年又晋级香格里拉市。

  借行政区域规划变更复名。在部分辖区调整中,地名不断变更,而一些曾被改名的地区也借机复名。1950年起云南思茅地区先后经历了宁洱、普洱、思茅多个名称,2007年又更名为普洱市。而神农后裔封王处、扼四方之襟要的古城陕州,也因黄河水利枢纽工程被改称三门峡市。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阳。湖北襄阳镇1950年与樊城镇合并后改名襄樊市,2010年又改回襄阳市,实现文化回归。

  为讨吉利祈福避邪。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在《更改地名之忧》一文写到,有人以(江苏省)骆马湖谐音落马为由,要求改成上马湖。

  不可否认,一些地名改后为当地带来红利。以张家界市为例,改名后该市知名度一路飙升。但复制张家界模式带来的不一定是成功,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朱熹故里、徽商发祥地、明清社会文化缩影的水墨徽州,却在1987年被撤销,变成地级市黄山市。

  针对部分地区出现的大洋古怪重等地名乱象,民政部副部长宫蒲光在会上指出,需深入开展整治,做好乡愁这篇地名文化建设文章。

  专家指出,由千百年历史积淀形成的地名,不应以沉睡的姿态淹没于典籍,而应活着承载民族记忆。功利主义的短视目光,改掉的不仅是一座城市的历史积淀,更丢失了一个时代的记忆。

  乱改地名亦属行政乱作为

  中南大学教授、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胡彬彬在会上表示,地名文化包括语词文化和实体文化,记录了人类社会发展历程及民族的变迁、融合,是重要的国家历史与民族文化遗产。

  徽州、陕州等地名的消失,只是中国多座古城易名的缩影。2014年全国第二次地名普查会议发布数据显示,1986年以来,我国约6万个乡镇名称、40多万个建制村名被弃。

  中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促进会会长刘保全指出,社会对地名缺乏认知,保护意识淡薄,我国对古老地名随意更改或废止等问题时有发生。

  有专家指出,部分地方希望从改名中找到地方经济发展的动力和契机,为己增添一时政绩。

  除了增加政绩,改地名还能拉动内需。葛剑雄指出,改一个地名需新刻公章,制作新招牌和标志,印新文件袋、信笺信封、办公材料,或许还能增加就业岗位,甚至养肥承包商。这与劳民伤财何异!

  专家表示,任性改地名实则反映了浮躁之风下的畸形政绩观。

  民政部明确慎重更名

  着名作家冯骥才曾表示,城市是有生命的,地名便是这历史命运的容器。

  我国1986年就颁布了《地名管理条例》,要求地名管理应从历史和现状出发,可改可不改的和当地群众不同意改的地名,不要更改。其后民政部又出台多项政策措施。然而有专家指出,我国目前对地名命名和更改仍缺乏系统、强有力的保护制度和规范。

  专家表示,有关部门应出台相关法律法规。民政部副部长宫蒲光在全国地名文化建设研讨会表示,地名文化遗产要得到分类、分级、分层保护,坚持地名要保持相对稳定原则,慎重更名。

  专家指出,要建立地名更改标准,申报核准前邀请专家论证,保证新地名有文化含量。此外需建立中国地名文化国家数据库,提高地名文化保护水平。(彭卓、黄小希)

新生儿
婴儿期
游泳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