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陈佩斯爱子演话剧剧照曝光穿绿裙男扮女装图石

2019-01-09 12:07:23

  陈佩斯爱子演话剧剧照曝光穿绿裙男扮女装(图)

  陈大愚(左)在青春版《托儿》中男扮女装,引起观众注意

  早一次见到陈佩斯的儿子陈大愚还是在好几年前的一个冬天,陈大愚放寒假从国外回来,安静地坐在陈佩斯的身边,和桌上人非常有礼貌地打过招呼之后,一顿饭的工夫也没说过几句话。陈大愚,人如其名大智若愚,言谈举止间完全没有星二代身上的傲娇和优越感。和很多星二代靠父母的影响力找机会崭露头角截然相反,陈大愚表达了自己想子承父业之后,陈佩斯夫妇一直将他雪藏起来,开始让他苦练基本功。

  低调四年身份被曝光

  四年来,陈大愚按照父母的意愿,默默地跟随着父亲陈佩斯学习戏剧,从陈佩斯举办期喜剧表演学员训练班开始,从喜剧理论到表演实践,在小剧场的舞台上演出陈佩斯喜剧《阳台》、《托儿》200多场,除剧组外,舞台下面的观众没有人知道这个男扮女装的小戏疯子是陈佩斯的儿子,在陈佩斯的电视该求人时还得求剧组里,陈大愚也只是出演那些只能拍到背影的龙套角色。平时,陈大愚和剧组里的青年演员一样,每天到排练场吃盒饭,排练被导演骂,演出被父亲陈佩斯挑刺。陈佩斯夫妇希望能用时间来打磨陈大愚的演技,等修炼好再寻找机会。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无处不在的媒体上周终于打乱了陈佩斯夫妇的步骤,曝光了陈大愚的身世,昨天陈大愚被迫和他的剧组首次在北京晨报面前亮相,回顾了这几年的舞台生活和表演上的收获。

  学习表演听父亲讲课

  近两三年的时间,陈佩斯创作的话剧《长白山黑木耳批发托儿》和《阳台》分别由学员排演了青春版,并在世纪剧院小剧场的大道喜剧院和海淀文化宫这北京的一东一西扎根驻场演出,随着名气一点点积累,现在平均上座率已经达到八成。烧了一碗热水而这些多数都不是学习表演专业出身的孩子,经过陈佩斯和他咸阳代理记账请来的表演系老师们的悉心调教,在短短三个多月时间里,站到舞台上开始和之前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不得不说算是奇迹。在表演的道路上,虽然喜剧不被认为是境界,但喜剧难演却是公认的事实。陈大愚说:会演喜剧之后,再去演出那些正剧就很容易上手。

  从小生长在艺术之家,家庭环境优越,但陈大愚也并没有被娇生惯养,他因为在高中数理化成绩突出,18岁高中毕业就被父母送到美国学习生物专业。父亲非常反对我干表演这行,他可能觉得太难了。但因为从小我就在这样的家庭长大,耳濡目染,还是对这些感兴趣。所以在美国学习两年后,陈大愚毅然放弃生物专业,去加拿大学习了两年戏剧专业。一直到放假回到北京7000F低压吹膜,听了父亲讲喜剧课,陈大愚决定不回加拿大念书,沉下心来在北京的舞台磨练一番。

  四年时间,昨天坐在北京晨报面前的陈大愚开朗了许多,也消瘦了不少。他说:现在我的饮食都比较节制,瘦下来在舞台上才能显得灵活,虽然每天晚上演戏都一身一身的出汗,但我每天也只能吃两小碗米饭。除了演戏之外,瘦瘦高高的陈大愚还有意识地进行了肢体训练,学习国标舞蹈。为了更多了解喜剧,他还喜欢听相声,喜欢的是马三立、郭德纲和王玥波的单口

,就连每天开车到排练场的一个小时路程,陈大愚也会大声地在车里练嘴皮子,有时候还会从旁边路过的车辆中投来诧异的目光。

  逻辑性强剧本改得快

  生活中的陈佩斯是非常温和有趣的人,但在学员眼中陈佩斯是严厉的老师,说起陈老师,几位学员都承认曾被老师骂哭,其实陈老师也不骂人,但他会亲自上台给你做示范,他怎么演都很可乐,可是我们学他就紧张,怎么都不对,被弄哭了是急的。而陈大愚也同样如此,从小我爸爸在家虽然总是收着他自己的脾气,但他的气场就在那,霸气外露,会让别人感到压力,所以近他没怎么说我,大伙都说我更放得开了,演得好了。在陈佩斯的学员班剧组里,有种老戏班的感觉,私下里青年演员们都一起吃喝玩乐,聚在一起总结讨论舞台上哪里还有待改进。随着陈大愚演技的提高,他的嗓音也特别像陈佩斯,眼尖的观众开始关注到他,甚至有时谢幕后观众会问他是陈老师公子吗?对此,他从不回应,我还是希望把功夫练好了再说,目前我先要提高我的抗击打能力,让整个人更自信起来。

  陈大愚和陈佩斯一样,也是对自己要求非常高的人,其实我看父亲的小品从来都没有乐过,我觉得我笑点特别高,那天去看电影《分手大师》我差点看哭了,因为想到了我们从事喜剧这一行的人真的很不容易。生活中,我也是比较拘谨、比较宅的一个人,但我的长处是逻辑性比较强,我改剧本会比较快。这可能也是我和我父亲不同之处。

  晨报和璐璐

汕头医用材料价格
单乙醇胺
三叶草运动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