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南京中央门车站的除夕节奏

2018-10-31 13:41:31

南京中央门车站的“除夕节奏”

新华南京1月22日电(凌军辉、王骏勇)22日除夕,春运暂时告一段落之日。走进华东地区客流量多的南京中央门长途汽车站,零距离接触一线售票员、服务员和检票员,现场感受她们的除夕春运节奏。   售票员骆维:少上一趟厕所可以多卖几张票   见到骆维时,她正在售票窗口认真地工作。询问、确认、收钱、出票,骆维的每一个步骤干净利落,就像一架精确运行的机器。   “我的工作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用短的时间让旅客买到需要的车票。”近20年售票员的经历让骆维对这一职业有了更深的认识。她告诉,做好售票工作,关键是“听、辨、灵”。售票员必须能听懂乘客不同的口音,同时辨别乘客需要到达的准确目的地和时间。有的地名发音相近,需要重点确认,如安徽的“滁州”和江苏淮安的“楚州”。   “确认时间尤其重要。”骆维说,很多老人家和民工兄弟表述时间经常用农历,需要重点辨别确认。遇到乘客需要的票已经售完时,售票员还要灵活处置,给出分段出行的建议。比如,南京到湖南岳阳的车票没有,你可以建议乘客买南京到长沙的车票,到时再转乘短途汽车。   售票员需要不停说话,但发现,每一个售票员的工作平台上都没有水杯。   “你们不渴吗?”面对的提问,骆维显得有些意外。她说,售票员也是人,当然需要喝水,但水喝多了会经常上厕所,耽误售票时间。因此,她们大都是利用吃饭或者上厕所的间隙,抽空喝两口水,主要是润润喉,“渴一点没什么,少上一趟厕所就可以多卖几张票,旅客回家就会多几分希望!”   在售票窗口,你可以看到春运生动的表情:买到票的欢呼雀跃,买不到票的失落不已。   “我们的心情和旅客其实是一样的!”骆维说,旅客买不到票,售票员心里也不好受,但时间不允许她们多说几句安慰的话,必须马上把精力投入下一个买票的旅客,“希望旅客朋友们能更多理解我们,因为这是我们工作的动力。” [1][2]下一页服务员陈炯:我的嗓子要留给乘客   在南京中央门长途汽车站总服务台,一群青春靓丽的身影总能让遇到困难的旅客感到温暖。在这群车站服务员中,你一眼就可以发现陈炯:清爽干练的短发,文质彬彬的眼镜,说起话来清脆动听,干起活来又雷厉风行。   “我的工作就是帮助乘客解决出行中遇到的各种问题。”陈炯说,到服务台寻求帮助的乘客一般都是遇到了难事,比如钱包丢了,行李找不到了,或者是车票买不到了。不管那一种情况,她们都要尽力帮乘客解决。   陈炯告诉,为了帮助一些特困乘客解决车票和吃饭问题,车站发动全体工作人员捐款设立了爱心基金,虽然善款不算多,却能让遇到困难的旅客感到温暖。她们还开设了爱心账户,乘客遇到钱包被偷等情况,可以委托朋友家属把钱款打入爱心账户,车站服务员将帮助乘客买车票。   和交谈时,陈炯总是不断“分心”,一会帮旅客去买票,一会儿又去播寻人启事,还要不时照顾几位在接待室候车的孕妇。   发现,陈炯和乘客说话时声音很响,而平时说话却细声细语,接受采访时也是如此。“为什么音量有所不同?”对于这个问题,陈炯不好意思地说,服务员的工作每天要接触很多乘客,说很多话,而车站环境又很闹,说清楚问题往往需要大嗓门,“我的嗓子要留给乘客,所以平时说话一般都省着劲。”陈炯笑笑。   检票员葛俐萍:不是站着就是跑着   在一般人看来,检票员是一个轻松简单的活:车来了,喊一声,检个票,点下人。但在现场看到,由于班车晚点等情况,检票员需要主动调整乘客上车次序,有序分流乘客,其实是一个“高技术含量”的工作。   葛俐萍当了20多年检票员,对春运期间“顶班发车”了如指掌。她举例说,比如7点的班车晚点未到站,而8点的车已经来了,这时你不能让8点班车的乘客先上车,而应主动调整,让7点班车的乘客上车。“如果让后面班车的乘客先走,就会引起大家不满。”   “顶班发车”有时会带来更多问题,因为不同班车的型号不同,座位数不同,票价也不尽相同。“这时就需要检票员和车站值班领导有序调节,基本原则是在车辆不超载、不空座的前提下,加快发车速度,让乘客按照车票时间顺序依次上车。”葛俐萍说,每到这时,负责检票的姐妹们不仅要科学调整乘客上车顺序,更要耐心和乘客说明情况,做好沟通解释,确保上车秩序。   “我们上班必须准时,到了下班时间却不能走。”葛俐萍告诉,春运以来,她们每天早上六点上班,一直要到当天全部班车发完才下班,有时遇到班车晚点,忙到晚上八九点是常有的事。   交谈中,发现葛俐萍的嗓子有些哑,总是习惯性的揉喉咙。“我们车站的工作人员大都有咽喉炎,也算是一种职业病吧。”葛俐萍笑着说,检票员岗位没有凳子,即使有也没有时间坐,“我们的工作状态,不是站着就是跑着!”

前一页[1][2]

成都海尔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上海信用贷款
诚信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